Shanghai Ding Xiang Automation Technology Co  LTD
智能制造精密装配 非标自动化,检测设备
订制服务热线021-57275947
24小时移动技术服务热线15221170798
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 须先建设人才强国
 二维码 348
文章附图

不少网民认为,要使我国实现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转变,一方面,必须给技能型人才应有的尊重,创造优势环境,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制造业;另一方面,必须进一步弥补当前学校教育与产业之间的鸿沟,不拘一格培养优秀工程技术人才。

企业说:

●花钱培养工人参加技能竞赛,获奖者被挖走了,企业再不想为他人做“嫁衣”

●花钱培养工人考技能证书,可企业产出没提高,企业不愿做不赚钱的“买卖”

●年轻人嫌工人地位低、工厂工作辛苦,没有几个愿意跟着师傅刻苦钻研技术

工人说:

●“学到高级技师顶天了,像我师傅这样的技能专家,月薪才4000多元”

●高级技师月薪比普通工人多200元,工人顶多能当车间主任,上升通道窄

●拿到了铣工技师证,谁知企业评而不聘,还有7个人排在前面等着提档加薪

开春以来,持续超过10年的招工难依然弥漫在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中,缺乏娴熟的技术工人,几乎覆盖了所有工业体系之中。另一方面,随着经济转型升级发展,对产业工人的要求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从国家到企业都意识到,打造和培育一支技术娴熟,爱岗敬业的产业工人队伍正当其时。工人来自哪里?工匠精神如何培养?毋庸置疑,孕育工匠的土壤,和培养环境还是在一线企业。如何深耕培育沃土,如何搭建培育平台,如何建好培训体系,如何鼓励工人爱技术学技术,在大量企业走访调查,看到最实际的现状,听取最真实的声音。

“难呢、难呢、难啊!”2月9日,杭州海涛机械加工有限公司总经理曹源谈到企业培养工人现实困境连说3声难。“养成后留不住、想培养又收效慢、青工不爱学技术”,这位担纲企业管理工作多年的“老制造人”忧心忡忡。培养工人的“艰难”处境并非个案,许多企业面临着类似窘境。而另一方面,工人们也吐槽企业薪酬偏低,不足以匹配自己的技能、上升通道窄晋升机会少。

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对技术人才的渴求毋庸置疑。一项对80家装备制造业企业的调查数据显示,50岁以上高级技师占被调查企业人才总数的55%,而30岁以下的高级技师仅占4.3%。随着老一代高技能人才逐渐退休,许多企业技术人才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处境。

然而,渴求技工人才的企业为何与技术工人在人才培养上出现各执一词的矛盾?

养成‘金凤凰’就留不住了。海涛公司主要加工汽车零件,有职工110人。2015年一次职工技能竞赛上,公司的2名车工进了前20名,分别被评上技师和高级工,大大提高了企业的知名度,可第二天的危机感就来了。获奖职工找到他,说有同类企业邀请他加盟,但还决定不下来,如果能涨涨工资就留,否则就跳槽。算来算去,他给每人每月涨了300元,可还是走了1人,几年的培养心血付诸东流。,企业主不愿意让职工参加技能竞赛,因为往年的获奖职工都被企业高薪挖走了,能拿到名次的,也有一半跳槽到较大型企业去了。

“‘金凤凰’难养,麻雀也挪窝”。干了两三年的成熟员工频频“跳槽”。“职校毕业生都是白纸一张,来企业后要一点点培养,可是两三年技能熟练后纷纷跳槽,这可让我愁坏了。企业要盈利,我们又不是培训学校,给别人做‘嫁衣’,这也让企业只能招聘一些熟练工来工作,不愿意培养新人。”一些企业高技能人才老龄化趋势明显。“企业近年招来的10个年轻人,已经走了8个。现在厂里有技术的都是50多岁的老工人,他们有手艺,但没有学历,加上在企业干了小半辈子,对企业有感情,忠诚度高。可聘来的高技能人才不一样,给的福利待遇低于其他企业,马上跳槽,刚学点手艺的年轻人更是流动性大,这些都让企业不愿意下功夫培养人才。”

培养工人成本高,收效慢

技术工人分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5个等级。按规定,小工需要工作1年后,才能考初级工,此后每2~5年可申报参加下一等级考试,再加上培训时间,也就是说一个工人从小工到技师,最快要8年,高级技师资格证书要15~20年。工人考到技师证后,不愁找不到工作,和同行业的大企业一比,福利待遇存在差距,很多人不会愿意留在中小企业,因此,中小企业花时间培养蓝领技师的风险很大。公司每年培养工人的账本。目前,企业职工200余人,技师、高级技师共32人。自发报名参加晋级考试的人并不多,企业为了鼓励工人学技能,每年拿出60万元用于技能培训。比如说,一名中级电工想考高级电工证书,参加一次考试,花费的培训和考试费大约1500元,这笔钱全由企业承担。大部分的中小企业宁愿更换新设备、投入到厂房建设中,也不愿意出钱搞培训。因为,培养工人的收益是无形的,而且收效慢。”培训后工人技能等级上升,相应福利待遇的提升也会增加成本。“工人从初级工升到技师,每升一级月薪增加200元,高级技师月薪增加500元。加工一个零件,工厂里工作两三年的大工就能干,虽然技能水平提升了,可如果企业没有设备升级更新,实际给企业的产出并没有提高,因此大部分企业主不愿意做不赚钱的‘买卖’。”

挣得少没奔头,青年人不爱学技术“学到高级技师顶天了,像我师傅这样的技能专家,快退休了月薪才4000多元27家加工类企业中,高级技师比普通工人每个月工资平均多200元,与技能水平挂钩补贴的标准普遍偏低,一线工人提升技能的动力不足。现在的年轻人嫌工人地位低、工作辛苦,不愿意当工人从事技能劳动,没有几个愿意踏踏实实围着车床跟师傅刻苦学技术的。

不少网民认为,要使我国实现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转变,一方面,必须给技能型人才应有的尊重,创造优势环境,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制造业;另一方面,必须进一步弥补当前学校教育与产业之间的鸿沟,不拘一格培养优秀工程技术人才。

创造优势环境吸引优秀人才

“工业4.0要的是高素质人才。”网民“悟-空间”说。网民“钟奇”也表示,近期《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教育部2017年工作要点》相继印发,这意味着我国要为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提供人才保证。

据预测,未来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将面临大量的人才缺口。到2025年,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领域和电力装备领域的人才缺口都将超过900万人;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领域人才缺口将达450万人;新材料领域人才缺口将达400万人;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领域人才缺口将达103万人;航天航空装备、农机装备、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三大领域都面临40万人以上的人才缺口;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领域人才缺口将达26.6万人;先进轨道交通装备领域缺口将达10.6万人。

有网民指出,长期以来,我国制造业生产一线职工的社会地位和待遇整体较低、发展通道不畅,导致行业吸引力不强。一方面,普通大学虽然门庭若市,但不少“文秀才”毕业即失业;另一方面,职业技术学校虽然培养了不少学生,但人才结构失衡,不少企业招不到需要的“武状元”。

网民“七点钟的太阳”认为,应提高技术型人才的待遇,转变社会对技术人才的偏见。为此,国家应制定相应的激励政策,完善对技术工人的评价机制,提高优秀技术工人的生活福利。

弥补产学断层以利人才培养

有网民认为,实现2025年进入制造强国行列,如何培养出适应时代发展要求的人才是关键,当前学校教育与产业之间的鸿沟有待进一步弥补。

网民“七点钟的太阳”称,当前,亟须建立健全适应产业变革的人才培育机制,加快培育产业发展的各类各层次人才。应当引导以传统工科专业为主的高校端正办学理念,发挥自己的传统学科优势,科学合理地设置课程,理论联系实际,办好传统工科专业。着力打造几所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培养顶级的优秀工程技术人才。

还有网民指出,只有深化“产学研结合”,大力提高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和转化率,高校才能真正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孵化器”。高校应建立起一支与市场结合紧密,可提供包括专利申请、市场开拓等专业化、职业化优质服务的孵化队伍。同时,有效整合政府和企业资源,大力建设包括大学科技园在内的孵化平台,为师生提供低成本、便利化、一站式创新创业服务,不断加快研究成果转化和中小型科技企业孵化速度。


分享到:
http://www.dingxiang2025china.com 2018-8-24T09:36:28+08:00 always 1.0